? ?
?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專題專欄 > 重點專題 > 初心能見 > 歷史口述
視力保護:
許國酬志六十年
來源: 作者:本報記者 陳哲 特約通訊員 宋曉偉 張艷偉 日期:2018-10-31 字號:[ ]
  【人物簡介】

   許忠卿,1930年出生,浙江溫州人,教授級高工,先后任中電工程華東院(以下簡稱“華東院”)技術員、熱機專業工程師、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技術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他主持的上海寶山鋼鐵總廠自備電廠(2×35萬千瓦)工程榮獲國家銀質獎,上海石洞口電廠(4×30萬千瓦)工程榮獲國家金質獎,作為副總設計師參與設計建設的秦山核電站,榮獲國家級最佳工程設計特等獎和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

  設想一下,一個人從第一份工作一直到退休,最多可以工作多少年?華東院原總工許忠卿給出的答案是:60年。從風華正茂到白發蒼蒼,從初出茅廬到行業翹楚,60年如一日,許忠卿始終奮戰在電力工程設計咨詢領域,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勇于挑戰成就經典


  1955年,許忠卿從浙江大學電力系統專業畢業,來到華東院工作。當時華東院剛剛成立兩年,亟須大量不同專業的人才。而院人才構成以電力專業為主,其他專業人才緊缺。許忠卿響應要求,改行到熱機專業,一切從頭學起。

  許忠卿說:“改專業是挑戰,也是機遇。因為以后的工作會涉及到各方面,學一個新專業,基礎可以打得更扎實。”

  事實的確如此,許忠卿一次又一次將挑戰轉換為了機遇,一生鑄就了諸多經典工程。他參與了新中國第一批發電廠——新海連、韓莊等電廠工程的設計及閘北、吳涇、諫壁等電廠擴建工程的熱機設計;作為副總設計師,主持了中國自行設計、建造和運營管理的第一座30萬千瓦壓水堆核電站——秦山核電站常規島工程設計;作為項目主管總工,主持了我國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一座出口商用核電站——巴基斯坦恰希瑪30萬千瓦壓水堆核電站常規島工程設計,主持了中國自行設計、建造和運營管理的第一座60萬千瓦壓水堆核電站——秦山核電站二期常規島工程設計。他主持編寫的《火力發電廠設計技術規程》(SDJ1-84),在1988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1983年初,許忠卿接手秦山核電工程,被國家“728工程”辦公室任命為秦山核電站工程的副總設計師,主管常規島的設計部分。當許忠卿受命來到錢塘江畔的浙江海鹽縣秦山核電站的廠址時,轟轟烈烈的炸山行動正在進行。

  追憶當年,許忠卿直言:“說實在的,許多人不愛專搞核電,工程項目少不說,還要甘于清貧,因為工資待遇同職稱掛鉤,而核電的周期長,至少10年出效益,也就影響出成果、評職稱。”彼時他和大家一起承擔設計的上海寶鋼鋼鐵總廠自備電廠工程榮獲國家銀質獎,上海石洞口電廠工程榮獲國家金質獎……是繼續搞火電,再創輝煌,還是造訪這剛起步的核電呢?

  許忠卿有自己的信念:“困難與機遇并存,能迎接新的挑戰,是一種幸運。為了中國的核電,我愿傾己能量。”

  一切再次從零開始,許忠卿跑資料室,去情報所,請教核專家,制定學習計劃……同時,華東院積極創造條件,選派包括他在內的20多人到上海交通大學進行為期半年的核工程導論基本原理學習。很快,許忠卿掌握了核電站、核物理的基本原理,并著手學習國內外核電設計的有關規程。“經過系統的學習,我們這才具備了從事核電的最起碼的素質。”許忠卿回憶道。

  核電因涉及核安全問題,立項、審批程序和“接口”工作十分復雜:除了各個合作單位之間的資料交換、信息傳遞等需要協調外,技術上的接口工作更要協調好。許忠卿善于溝通、能力卓著,與他共事的人說:“與許總一起工作心情愉快,感到安全。因為他總能把握住關鍵問題,認真聽取他人的建議,態度極其溫和。”

  許忠卿并沒有沉浸在秦山核電站成功的喜悅中,他在工作日程上寫下了這樣的安排:秦山核電站二期工程、巴基斯坦恰希瑪30萬千瓦壓水堆核電廠的設計、浙江三門核電廠和江蘇核電廠的前期工作、收集整理核電資料……

  
精益求精創造輝煌


  作為總工程師,許忠卿善于規劃全局,充分調動、發揮各專業技術人員的才智。他要求工程師在設計時,必須要找一個參考設計范本,并對此加以改進,寫出改進方案和創優目標。工程中的每個專業設計都精益求精,整體工程的水平自然就提高了,他所主持的工程項目頻頻獲獎也就不足為奇了。

  石洞口電廠是許忠卿在消化、吸收他參與的另一獲獎工程——寶山鋼鐵總廠自備電廠的基礎上設計的。寶山鋼鐵總廠自備電廠工程強調環保,重視對廢氣、廢水的綜合處理以及電廠外觀的優美和諧,許忠卿認真研讀相關書籍,組織編寫了指導以后工程設計工作的62份總結。“以往的電廠建設較多地把目光集中在實用性上,如今既要質量佳,又要環境優和外形美。電廠及其輔助建筑的外形、色彩、綠化等要考慮當地的氣候、民俗、要與周圍環境相協調。”上海市石洞口電廠工程的順利建成,讓許忠卿實現了這個想法。

  上世紀70年代末,從蘇聯照搬過來的規程已不能適應時代的需要。在原電力部的要求下,許忠卿帶領各專業的數十名技術人員,北到齊齊哈爾、大慶,南至攀枝花、昆明,西達蘭州,在數十個主要發電廠、設計院和科研所搜集資料,征求意見,為的是使這個規程能夠適用于不同的地域環境,真正起到指導作用。

  在鍥而不舍的走訪調研中,1979年版的《火力發電廠設計技術規程》誕生了。“兩年多的辛勞奔波,曾讓人以為他們是風塵仆仆的養蜂人。”回憶當時,許忠卿笑顏盈盈。“當然,這只是個開始。”

  第一版設計規程主要為了盡快恢復生產秩序,整體遵循“先生產,后生活”的原則,對整個發電廠的設計面貌并沒有太大影響。

  在第二版火力設計規程編制過程中,許忠卿率先解放思想,提出了“在生產的同時也要兼顧生活”的整體設計理念。“華東院新編規程之后,第一次體現第二版規程的就是石洞口一期發電廠設計,較之前吳涇、閔行、高橋電廠,外觀有了很大改變。”

  謙遜平和是許忠卿留給人的第一印象。每每談及自己昔日的成績時,許忠卿總是說:“這是集體創造出來的,而我只不過是把大家的意見集中起來,最后作出結論。這有點像足球運動,大家是場上的運動員,沖鋒陷陣的英雄,而我有點像教練罷了。”在他的帶領下,華東院成長起來一批批年輕的技術人才,奠定了引領電力技術發展的基礎。

  1994年,許忠卿被授予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稱號時,院里按國家規定給予他一些獎勵,他拿出3000元捐助給“希望工程”。別人不解,他解釋說:“工程設計是一項集體工作,并非一人之功。現在把這個榮譽歸于我一人,實在讓人受之不安,就從中拿出一些錢幫助那些貧困山區的孩子成才吧,希望電力設計和建設后繼有人。”

總結60年來的工作歷程,許忠卿大師絲毫不以自己為電力事業作出的眾多創舉而驕傲,一再表示自己只是認真完成工作,給自己打的分數是合格。許忠卿說:“我進院時間長,做的是最普通工作。現在環境、規模、難度、市場競爭都比以前復雜,華東院的未來還是要靠年輕人,我愿意繼續在人才培養方面獻力獻策,一直到老。”


打印】 【糾錯】 【關閉

? ?
分分快三官网-分分快三开奖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