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當前位置:首頁
> ... > 基層動態
視力保護:
讓扶貧工作有深度更有溫度
來源:規劃設計集團 作者:譚德平 日期:2019-10-21 字號:[ ]
  2017年8月,根據四川省國資委的統一部署與安排,中國能建西南院(以下簡稱“西南院”)對口幫扶涼山州“49+1”極度貧困村之一——雷波縣莫紅鄉馬處哈村。為了精準對接莫紅鄉的特殊困難和迫切需求,西南院前后選派了4名年富力強的扶貧干部,赴脫貧攻堅一線,深化拓展幫扶工作。
  4名扶貧干部在脫貧攻堅一線,忠誠使命、勇于擔當,甘于付出、樂于奉獻。他們用滿腔熱情投入到脫貧攻堅工作中去,除了認真落實各項扶貧政策、措施和幫扶項目外,更對貧困戶傾注了大量的情感,用心做事,用情扶貧,與當地老百姓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一雙沾滿泥土的運動鞋

  扶貧干部劉波,2017年9月,到雷波縣莫紅鄉參加扶貧工作,當年12月,掛職莫紅鄉黨委副書記,兼鄉脫貧攻堅綜合幫扶隊隊長。
  初到莫紅鄉,情況不清,底數不明。為了全面掌握莫紅鄉脫貧攻堅的基本情況,劉波帶領幫扶隊員,走村入戶開展大調查。在全面掌握莫紅鄉的情況后,他深入思考其貧困癥結所在,提出了“長短并行,以長為本”的扶貧策略,“長”是立足產業,實現長遠發展,“短”是幫助貧困群眾解決當前困難、度過難關。
  西南院黨委也給與大力支持,組織了以購代捐活動,破解貧困地區農副產品與市場對接不暢、流通成本高等瓶頸問題,切實幫助受扶地增加老百姓家庭經濟收入與村集體經濟收入,解決老百姓農產品滯銷的問題。協調幫扶資金,為剛搬遷新居的老百姓,購買了床、沙發、洗衣機、電飯鍋等家具家電。
  通過“長短并行,以長為本”的幫扶策略,莫紅鄉的脫貧攻堅工作取得了良好成績,在雷波縣名列前茅,獲得了上級的肯定與贊賞。
  腳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近兩年的時間里,劉波走遍了莫紅鄉全部5個自然村和絕大部分農家。每一趟回來,腳上的運動鞋總是沾滿了泥土。再回首,沾滿泥土的運動鞋,已經成了他擔當作為的見證,是它陪伴劉波用腳步丈量著脫貧攻堅的“最后一公里”。如今,劉波對雷波這片土地,以及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有一種強烈的情感。看著他們的生活越來越好,他就越能感受到付出的意義。

一堂別開生面的講課

  2018年夏天,正值村里孩子們放暑假,家長們又忙于農活、無暇照顧。為了讓孩子們在假期學習更多知識,同時減輕家長負擔,4名扶貧干部決定,每周一到周五晚上,在村幼兒園舉辦適齡兒童假期興趣培訓班。扶貧干部們挽起袖子就開干,立即開展了宣傳和組織報名。當天就有98名學生的家長來報名。
  為辦好興趣班,4位電力工程師們,利用工作之余,加班加點收集素材、準備教案。無論是漢語拼音與古詩,還是地理常識與有趣的物理實驗,每一堂課都別開生面,趣味橫生。而讓他們印象深刻的是課堂上孩子們專注的眼神,傳遞出大山里孩子對知識的欠缺和渴求。
  2018年寒假,4名扶貧干部再次為學生進行課外作業輔導。每天晚上6至8點,在村委會會議室一對一為學生們義務輔導課外作業,為他們打退學習路上的“攔路虎”,提升學習成績。
  白天干工作,晚上去講課,扶貧干部義務為貧困家庭孩子傳授知識,目的是引導他們崇尚科學,尊重知識,努力用知識改變命運。可以說,他們用實際行動踐行了“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的理念與信念。

一件雪中送炭的冬衣

  剛來駐村扶貧時,正值炎炎夏日。扶貧干部譚德平經常看見一村民來村委會走動,身材不高,有些消瘦,身穿一件紅身黑領T恤,給他打招呼也總是笑而不語。也許是他聽不懂漢語吧,譚德平也沒有多想。
  3個月后的秋天,譚德平在村里還是會經常看見那村民,有時他在干農活,有時他提著飼料去喂豬,依然穿著那件紅身黑領T恤。
  寒來暑往,人們紛紛穿上了厚厚的冬裝。在村委會,譚德平再次遇見那村民,卻沒能看見他變換身上的衣服,依然穿著那件T恤。“寒冷的冬天穿著夏季的單薄衣服,肯定有他的難言之隱。”譚德平心中想道,隨即向當地村組干部了解其個人情況。從村組干部處得知,那村民是九口村的吉巴衣合,四十余歲,聾啞人、文盲,無法外出務工,至今單身一人。得知其情況后,譚德平心中還是有些震撼,深深感受到了其生活的艱辛與不易。
  不久,譚德平從成都返回雷波,專門為吉巴衣合帶來了幾件冬天的毛衣,送到他家里。之后,劉波、高明、馮肯3名扶貧干部也都自發捐贈了幾批御寒衣物,送到了特殊困難村民家中。扶貧干部希望能盡自己一點綿薄之力,幫助特殊困難村民度過一個溫暖的冬天。
  一件雪中送炭的冬衣,讓村民身暖心也暖。人與人之間的善意與關懷,讓寒冷的冬天,也變得暖意融融。

一場爭分奪秒的搶救

   2018年12月25日上午,扶貧干部高明、譚德平在走村入戶的工作途中,聽見村民羅根史喜大聲呼救,他們火速趕往其家中。
  趕到后,發現臥室門窗反鎖,透過玻璃窗戶發現羅根史喜的兒子馬子者,臥床不起,處于昏迷狀態,床邊還放著燒炭的烤火盤。“他一定是煤氣中毒了!”緊急關頭高明來不及思考,果斷用身體將門撞開,并和譚德平一道迅速將其抬至室外通風處。此時的馬子者呼吸依然非常微弱,為了爭取寶貴的搶救時間,譚德平撥打了120急救電話,并電話呼叫了附近鎮上的面包車。在急救電話的專業指導下,經高明、譚德平和家屬現場緊急搶救,馬子者呼吸逐漸增強。面包車到達后,他們一同將其抬上面包車,送往雷波縣醫院。
  到達醫院后,高明、譚德平分頭行動,一邊辦卡、掛號,一邊找擔架將馬子者護送到病床上。經縣醫院搶救,馬子者仍然處于昏迷之中,醫生建議立即轉至醫療條件更好的宜賓市第二人民醫院。面對高昂的轉院費,貧困戶羅根史喜拿出了家中僅有的1400元存款,但依然杯水車薪。此時,馬子者家屬們面露難色、不知所措,扶貧干部馮肯立即為其墊付了全部轉院費和醫藥費。
  經過10余小時的生死營救,馬子者被順利送達宜賓醫院后,西南院扶貧干部這才安心返回村里,此時已至深夜。扶貧干部高明在救人過程中一直感覺腰部不適,但救人心切,無法顧及。等他回到住處時,才發覺腰部疼痛越發劇烈,行走變得異常艱難,只能側臥在床,無法動彈。這時他才意識到在救人過程中,由于用力過猛,自己也受了傷。后經醫院診斷為腰部肌肉拉傷和脊柱受壓受傷。
  在宜賓市第二人民醫院,經過5天的搶救治療,馬子者最終得以蘇醒,目前各項功能康復的較為良好。在這場爭分奪秒的搶救過程中,扶貧干部用他們的擔當與奉獻挽救了村民的性命,讓全村村民為之動容。

一晚不請自來的拜年

  彝族年是彝族同胞傳統的祭祀兼慶賀性節日。2018年彝族年,是馬處哈、九口、達覺3個貧困村村民搬遷到集中安置點(馬處哈三峽新村)后,過的第一個彝族年。新村、新生活、新氣象,作為純彝族村,天還未亮,整個村子都洋溢著濃濃的節日氣氛。
  融入,從參與開始。4名扶貧干部入鄉隨俗,也早早起了床,參與到老鄉們的節日活動中去。他們一起幫老鄉們殺年豬,與老鄉們一同勞動。老鄉們感嘆到,看起書生氣十足的4副“眼鏡”,摁起豬來力氣這么大,一點都不怕臟、不嫌累。
  彝族年當晚,彝族同胞親戚之間都會相互串門拜年。4名扶貧干部把這里所有村民都當成了親戚。吃完晚飯,他們4人一起,挨家逐戶去拜年,整個晚上將負責包片的38戶村民家走了個遍。為村民們送上一句真誠的“茲莫格尼、庫斯木撒”,將最誠摯的祝愿送進每一戶人家。大家圍坐在火盤周圍,拉起了家常,聊聊去年的收成,談談來年的打算。
  扶貧干部每到一戶,村民無不又驚又喜。村民對不請自來的扶貧干部無不表示熱情地歡迎和由衷的感謝,他們熱情地奉上糖果、飲料等跟扶貧干部分享,讓濃濃的年味增添了更多的歡喜和熱鬧。
  此外,彝族年前夕,4位扶貧干部,還自掏腰包購買了米、油等物品,贈送給負責包片的38戶貧困戶。無論是逢年過節,還是婚喪嫁娶,他們都會登門祝賀或慰問,與村民一道分享他們的快樂與悲傷。
  通過真情實意的交流,拉近了扶貧干部與村民之間的距離,增進了與村民之間的感情,架起了扶貧干部和村民心靈溝通的橋梁。

一次溫暖人心的陪同

  馬處哈村貧困戶吉莫拉散,6歲時在山上摔傷了左眼,由于家庭貧困沒有及時治療,最終導致左眼完全失明。所謂禍不單行,2018年又被查出腎結石,讓原本困難的家庭雪上加霜。得知他家的困難后,扶貧干部馮肯到其家中詳細核實情況,并立即聯系鄉殘聯負責人,咨詢殘疾人證和殘疾人補貼申請條件,希望能緩解吉莫拉散當前的困境。隨后,馮肯把了解到的信息詳細地轉告了吉莫拉散。電話中,吉莫拉散擔心自己和家人文化水平較低,無法獨自前往醫院檢查和去殘聯辦理證件。此時,馮肯爽快地答應陪同其前往辦理。
  對于貧困戶的特殊困,馮肯像關愛家人一樣掛在心上。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馮肯早早地起床收拾出發,陪同吉莫拉散前往雷波縣醫院檢查眼睛。在醫院,馮肯主動為其忙前跑后,掛號、交費、找門診醫生、取檢查報告,全程十分貼心。在忙完一切事情,把吉莫拉散送上車后,馮肯才安心地返回村中。
  到達村里后,馮肯也不忘給吉莫拉散打個電話問聲平安,由于村里移動信號較差,無法接通,他隨即換了電信號碼撥過去,“喂,拉散,我是馮肯!”由于漢語不好,加之又是陌生號碼,吉莫拉散聽到馮肯的名字后,以為是有人電話核實情況,立馬搶著回答,“馮肯我認識,他是我家幫扶人,他今天才陪我到醫院檢查眼睛了。”聽到這句話的西南院扶貧干部,此時心中一股暖流,頗為感動。
  一次溫暖的陪同,讓扶貧干部深刻體會到,只要真情實意地幫助他們,老百姓一定會認可我們,將我們記在腦里,留在心間。

一枚飽含深情的創可貼

  2019年3月一天的下午,扶貧干部高明和譚德平像往常一樣走村入戶,當來到村民阿伙河且家時,看見五六個孩子在院子里追逐嬉戲,玩得甚是開心,但墻角蹲著一個小男孩,卻在那里一言不發,一動也不動,面色有些發白。這不就是阿伙河且家的小兒子阿河依林嗎?“依林,你怎么了?”高明問道,小朋友舉起手說:“手疼。”彎曲的手指包裹著紗布,白色的紗布已經被血漬染成了朱紅色。見扶貧干部上前詢問情況,院子里玩耍的小朋友全都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述說著情況。原來幾天前小依林不小心被菜刀砍到了指尖,當時血流不止,媽媽把他送到鎮上的衛生院做了簡單的包扎。
  阿伙河且家是扶貧干部高明的幫扶對象,他長期在貴州打工。他妻子患有肝腹水,最近在附近的工地上打零工。因此白天大人沒在家,小孩們疏于照顧。
  看見小依林難受的表情,擔心其傷口感染嚴重。扶貧干部立馬跑到村委會衛生室的,找來了消毒液、創可貼和棉簽。此時,依林的媽媽剛好從工地上回來了,她說每天太忙,沒有時間回鎮上給依林換藥。
  扶貧干部讓媽媽抱著依林,準備給依林清理傷口。高明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撥開傷口上的紗布,生怕弄痛了依林的傷口。但依林還是一邊喊疼,一邊流下了委屈的眼淚。撥開紗布,看見依林的指甲被砍掉了一半,傷口有些感染和發炎。高明一般安慰到依林,一邊用棉簽一點點擦拭掉傷口的血漬和化膿物,再用消毒液噴上幾次,然后將兩枚創可貼,用剪刀剪個缺口,交叉貼在指尖。高明處理完依林的傷口后,臨走時反復囑咐媽媽,一定要定時帶孩子去醫院清洗傷口,否則還會再次感染。依林媽媽對扶貧干部的用心和細心感激不盡。
  扶貧干部與村民的感人故事每天都在發生,為老百姓換燈泡、修網絡,為孩子們贈字典、送體育用品,為滿手凍瘡的孩子們贈送凍瘡膏……這樣的故事一件接一件,數不勝數。他們駐在村里,更駐在老百姓心里;他們像對待自己的家人一樣對待貧困戶;他們讓定點扶貧工作既有深度、又有溫度。


打印】 【糾錯】 【關閉

? ?
分分快三官网-分分快三开奖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