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
系統優化是“十四五”能源電力轉型關鍵
來源:中國能源報 日期:2020-07-02 字號:[ ]

  當前,正值“十四五”能源電力規劃編制的窗口期,能源電力轉型備受關注。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近期發布的《關于做好2020年能源安全保障工作的指導意見》再次強調,保障能源安全穩定供應,持續構建多元化電力生產格局。
  在解決電力短缺問題的基礎上,我國電力工業面臨著比過去更復雜的新問題,如何推進解決?能源電力 “十四五”如何轉型發展?未來五年,該以何種途徑保障能源電力供應安全?對此,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專職副理事長王志軒分享了自己的觀點。


能源行業“三高”問題需重視


  談及趨勢,首先離不開對現狀的充分認識,如何為“中國能源”畫個像?王志軒描述,我國能源產業整體處于四十八九歲的“壯年期”,體型偏胖、膚色偏黑。
  “2019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達48.6億噸標準煤,所以將其劃入該'年齡段'。四十八九歲的壯年男子,正是一個大家庭的頂梁柱,與能源產業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支撐作用相吻合。偏黑,則因為我國是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費國,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依然較高。”王志軒稱,就像人有“三高”,我國能源發展也面臨高碳排放、高污染,以及石油、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偏高等“三高”問題。
  “相比之下,電力發展更像是三十多歲的狀態,尤其煤電正值'青年期'”。王志軒表示,我國現役煤電機組平均運行年限約為12年,較發達國家40年左右的煤電年齡相對“年輕”。其中,30萬千瓦及以上火電機組裝機容量占全國火電裝機的比重,已由1978年的3.8%提升至2018年的80.1%,能效水平高、污染排放低。“與世界主要煤電國家相比,在不考慮負荷因素影響下,我國煤電效率與日本基本持平,總體優于德國、美國。2019年,6000萬千瓦及以上火電供電煤耗306.9g/kwh,比1978年降低34.7%;電力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較峰值降幅均超過90%。”
  “我們一直在努力優化形象,也就是推進能源電力轉型。比如'減肥',不斷提高能效、減少浪費。再如'美白',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降低煤炭消費。”王志軒稱,作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產及消費國,我國能源電力轉型將對世界能源格局產生重大影響。


系統優化有助減排降耗


  王志軒進一步稱,能源轉型既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出于應對氣候變化的迫切需要。以新能源發電等技術不斷進步為基礎,能源大規模轉型有了可預見的經濟性與可行性,否則轉型難以實現、也難以持續。
  “化石能源有限約束是轉型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并非根本因素,好比石器時代的結束并不是因為沒有石頭了。”在王志軒看來,真正實現轉型,就是要讓可再生能源和傳統化石能源在經濟上具備同臺競爭的能力。為此,我國能源電力轉型的關鍵是解決好能源電力系統優化問題。在能源電力生產和消費方面,做好時間、空間、品種上的優化,以達到能源、經濟、環境多目標條件下,投入產出的最優結果。在“十四五”能源規劃中,系統優化理應放在重要位置。
  王志軒提出,“優化”首先以能源發展的價值觀為導向。其中,能源安全是核心,綠色和經濟是重要約束,三個要素缺一不可。轉型的方式是實施能源革命,通過生產革命實現能源供給側的綠色、經濟和多元化,通過消費革命實現能源節約,而生產和消費革命的主要支撐是科技革命、體制革命與國際合作。同時,系統優化遵循優先性、階段性、區域性及預防性等原則。“具體而言,要按問題的重要性排隊,先解決哪個、后解決哪個;在什么發展階段做什么事,避免寅吃卯糧;根據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各地不搞一刀切;從現在預判未來,力避鎖定效應。”
  “碳減排是最大的挑戰。”王志軒舉例,2006-2018年,供電煤耗降低對電力碳排放強度降低的貢獻率為44%,非化石能源發展的貢獻率54%。近兩年,煤電煤耗降低對碳強度下降的效果在下降,后者在不斷上升。“煤電節能提效有其空間,未來更主要靠非化石能源,如何通過優化系統來推進減排值得思考。”


非水可再生能源將成主體


  綜合上述依據,王志軒表示,我國電力供應的功能性質,已由傳統的保障國民經濟發展,即解決電力短缺問題,提升至對電力供應的量、質要求,進而拓展至促進能源系統綠色化,進一步成為能源工業的主體和循環經濟的核心。
  在能源供給側,“風光”等新能源的發展空間大于煤電。與化石能源發電相比,條件較好的新能源項目,經過5-10年可具備經濟和應用上的競爭力。“煤電是否大規模建設,關鍵在于從能源系統優化的角度考量,充分發揮其在支撐可再生能源發展方面的作用。”王志軒認為,煤電與可再生能源是“矛盾+協同”的關系,前者發展多了,必將擠占后者的發展空間,但沒有前者,電網安全難以保證,后者也無法大力發展。
  在能源消費側,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將持續提高,且隨著新電氣化時代到來,電能既要滿足供應,也要兼顧電能促進現代化、電力可靠性、電能綠色供應等功能,需求空間大。據中電聯初步預測,到2035年,我國全社會用電量將達到11.4萬億千瓦時,較2018年增長65.5%,2020-2035年年均增速約在2.7%。“與之相對應,能源電力規劃的編制方式也要改革,由過去以數量平衡為主,逐步發展以指標優化為主。”王志軒稱。
  王志軒表示,在能源電力轉型推動下,能源、電力與用戶三者的關系正在轉變。傳統階段,電力需求側管理主要是解決供給側短缺問題,以計劃管理為主;未來將逐步過渡到需求響應階段,進而走向供需耦合階段,供需平衡甚至供大于求,市場發揮主要作用。“屆時,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將成為電力、電量主體,與核電、大型水電、氣電、煤電、分布式電源、儲電等,共同構成多元化的新型電力系統。”



打印】 【糾錯】 【關閉

   
分分快三官网-分分快三开奖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